蔡春猪的宿命论读后感

蔡春猪的宿命论
蔡春猪的宿命论

日前,在一本读者杂志里,我读到一篇《蔡春猪的宿命论》,心里不由阵阵难过。          

青年作家蔡春猪的儿子喜禾,在二岁时确诊得了自闭症,从此他们夫妻的生活轨迹完全得以改变。

我在上几年看过蔡春猪的《爸爸爱喜禾》的书,这种带泪的诙谐,欲哭无泪的调侃,往往最能刺痛我们的心。自闭症的孩子也称星星的孩子,他们完全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拒绝与任何人交往,不叫人却喜欢咬人,摔得头破血流不哭,逗他玩儿不笑。所有自闭症的父母都宁愿自己的孩子是一个唐氏儿,或是个残疾儿。后二者具备社会性还是普通人,而前者完全是个外星球的人。作父母的会吃尽苦头而改变人生。蔡春猪说”当儿子确诊自闭症后,我就清楚自己不能再为理想去做事情了,而经济上却因为这个小概率事件就将自己打回到无产阶级了”!

这些无奈的小概率落在任何人头上都象是一座大山压顶。上几年看过周国平《妞妞》的书,至今记忆如新。哲学家周国平的散文深得人们喜欢,但《妞妞》这本书却叫人悲痛无比,他的女儿生下五个月得了先天性眼癌,是妻子雨儿在怀孕时不慎受X光幅射所致。

周国平夫妇为挽救这个小生命而竭尽全力照顾,”去他的什么哲学,什么事业,在妞妞面前统统靠边站”。但最终还是没有挽回妞妞的生命。在活了十八个月后仍然痛苦地离开了人世。周国平一字一泪地记录了这段不堪回首的求医历程和与妞妞一起的爱与痛的父女深情。

没有抚养过残疾孩子的父母,是永远不会也不能真正感受到残疾孩子父母需要付出的各种痛苦滋味,同样没有经历过大病孩子求医问药过程的父母,也体会不到求医问药时的人情冷暖。我儿子在上海北京的漫漫寻医过程中,这二种滋味已深入骨髓,故能对生活中遭遇不幸的家庭感同身受,对这些家庭产生的同情也特别强烈。这些也已经实实在在影响到我女儿的思想,她现在也正在身体力行地从事着特殊教育工作,努力带给这些家庭尽可能多的温暖与慰籍。

有残疾孩子的家庭往往是走向贫困的家庭,他们的父母在绝望痛苦时如果没有人来安慰和帮助,他们往往会感到世界的薄情,艰难的生活人性最容易流失。所以我们对别人的苦难不能无动于衷,怜弱恤孤助残是我们的传统美德,也是现代文明的起点和普通人格的自我提升。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更加关心,关注这些群体,给他们以力所能及的帮助,使他们都能感受到社会和人情的温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蔡春猪的宿命论读后感

赞 (2)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