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好词好句

狗猫鼠好词好句、阿长与山海经好词好句、二十四孝图好词好句、五猖会好词好句、无常好词好句、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好词好句、父亲的病好词好句、琐记好词好句、藤野先生好词好句、范爱农好词好句

《狗·猫·鼠》好词摘抄:

时髦、褒贬、洗涮、嗤笑、希图、媚态、侥幸、黯然、摆架子、瑟瑟地、自命清高、违心之论、党同伐异、幸灾乐祸、隐隐约约、不见不闻、老鼠跳梁、翻来覆去、垂头丧气、万不得已

《阿长与山海经》好词摘抄:

切切察察、无法可想、郑重其事、顺顺流流、面如土色、深不可测、情有可原、郝懿行疏、念念不忘

《二十四孝图》好词摘抄:

象牙之塔、体无完肤、文星高照、冠冕堂皇、赏善罚恶、半语不合、一念偶差、前车之鉴、言行一致、痴心妄想、黄香扇枕、陆绩怀桔、卧冰求鲤 、孝感神明、出乎意料、整饬伦纪、日见其淡

《五猖会》好词摘抄:

猖獗、谨肃、蹊跷、汗流浃背、与闻其事、从古至今

《无常》好词摘抄:

敬畏、稔熟、鹤立鸡群、勾摄生魂、于古无征、耳食之谈、广漠无际、遥遥茫茫、滴水不羼、恶贯满盈、铜墙铁壁、皇亲国戚、己之所欲,施之于人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好词摘抄:

渊博、高枕而卧、人迹罕至、总而言之、人声鼎沸

《父亲的病》好词摘抄:

周旋、踊跃、笑面承迎、与众不同、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罪孽深重

《琐记》好词摘抄:

和蔼、祸首、诟病、阔别、气昂昂、角角落落、乌烟瘴气、物竞天择、爽然若失、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藤野先生》好词摘抄:

诘责、物以稀为贵、几次三番、好意难却、正人君子、深恶痛疾、抑扬顿挫

《范爱农》好词摘抄:

钝滞、轻蔑、拮据、慷慨、容光焕发、无地可容、雍容揖让、茫无所知、无形消散

《朝花夕拾》好句好段摘抄:

  • 其实人禽之辨,本不必这样严。 —-摘抄至《狗·猫·鼠》
  • 然而,既经为人,便也只好“党同伐异”,学着人们的说话,随俗来谈一谈,——辩一辩了。 —-摘抄至《狗·猫·鼠》
  • 其实这方法,中国的官兵就常在实做的,他们总不肯扫清土匪或扑灭敌人,因为这么一来,就要不被重视,甚至于因失其用处而被裁汰。 —-摘抄至《狗·猫·鼠》
  • 我想,如果能将这方法推广应用,我大概也总可望成为所谓“指导青年”的“前辈”的罢,但现下也还未决心实践,正在研究而且推敲。 —-摘抄至《狗·猫·鼠》
  • 此外,现在大抵忘却了,只有元旦的古怪仪式记得最清楚。总之:都是些烦琐之至,至今想起来还觉得非常麻烦的事情。 —-摘抄至《阿长与山海经》
  • 这实在是出于我意想之外的,不能不惊异。我一向只以为她满肚子是麻烦的礼节罢了,却不料她还有这样伟大的神力。从此对于她就有了特别的敬意,似乎实在深不可测;夜间的伸开手脚,占领全床,那当然是情有可原的了,倒应该我退让。 —-摘抄至《阿长与山海经》
  • 仁厚黑暗的地母呵,愿在你怀里永安她的魂灵! —-摘抄至《阿长与山海经》
  • 妨害白话者的流毒却甚于洪水猛兽,非常广大,也非常长久,能使全中国化成一个麻胡,凡有孩子都死在他肚子里。 —-摘抄至《二十四孝图》
  • 昨天看这个,今天也看这个,然而他们的眼睛里还闪出苏醒和欢喜的光辉来。 —-摘抄至《二十四孝图》
  • 在中国的天地间,不但做人,便是做鬼,也艰难极了。然而究竟很有比阳间更好的处所:无所谓“绅士”,也没有“流言”。 —-摘抄至《二十四孝图》
  • 我那时觉得这些都是有光荣的事业,与闻其事的即全是大有运气的人,——大概羡慕他们的出风头罢。 —-摘抄至《五猖会》
  • 我似乎从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但是,有什么法子呢?自然是读着,读着,强记着,——而且要背出来。 —-摘抄至《五猖会》
  • 在百静中,我似乎头里要伸出许多铁钳,将什么“生于太荒”之流夹住;也听到自己急急诵读的声音发着抖,仿佛深秋的蟋蟀,在夜中鸣叫似的。 —-摘抄至《五猖会》
  • 直到现在,别的完全忘却,不留一点痕迹了,只有背诵《鉴略》这一段,却还分明如昨日事。 —-摘抄至《五猖会》
  • 至于我们——我相信:我和许多人——所最愿意看的,却在活无常。 —-摘抄至《无常》
  • 当还未做鬼之前,有时先不欺心的人们,遥想着将来,就又不能不想在整块的公理中,来寻一点情面的末屑,这时候,我们的活无常先生便见得可亲爱了,利中取大,害中取小,我们的古哲墨瞿先生谓之“小取”云。 —-摘抄至《无常》
  • 凡“下等人”,都有一种通病:常喜欢以己之所欲,施之于人。 —-摘抄至《无常》
  •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 —-摘抄至《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 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 —-摘抄至《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 扫开一块雪,露出地面,用一支短棒支起一面大的竹筛来,下面撒些秕谷,棒上系一条长绳,人远远地牵着,看鸟雀下来啄食,走到竹筛底下的时候,将绳子一拉,便罩住了。 —-摘抄至《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 我才知道做学生是不应该问这些事的,只要读书,因为他是渊博的宿儒,决不至于不知道,所谓不知道者,乃是不愿意说。 —-摘抄至《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 我疑心这是极好的文章,因为读到这里,他总是微笑起来,而且将头仰起,摇着,向后面拗过去,拗过去。 —-摘抄至《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 凡国手,都能够起死回生的,我们走过医生的门前,常可以看见这样的扁额。 —-摘抄至《父亲的病》
  • 轩辕时候是巫医不分的,所以直到现在,他的门徒就还见鬼,而且觉得“舌乃心之灵苗”。这就是中国人的“命”,连名医也无从医治的。 —-摘抄至《父亲的病》
  • 我有时竟至于电光一闪似的想道:“还是快一点喘完了罢……。”立刻觉得这思想就不该,就是犯了罪;但同时又觉得这思想实在是正当的,我很爱我的父亲。便是现在,也还是这样想。 —-摘抄至《父亲的病》
  • 我现在还听到那时的自己的这声音,每听到时,就觉得这却是我对于父亲的最大的错处。 —-摘抄至《父亲的病》
  • 流言的来源,我是明白的,倘是现在,只要有地方发表,我总要骂出流言家的狐狸尾巴来,但那时太年青,一遇流言,便连自己也仿佛觉得真是犯了罪,怕遇见人们的眼睛,怕受到母亲的爱抚。 —-摘抄至《琐记》
  • 可爱的是桅杆。但并非如“东邻”的“支那通”所说,因为它“挺然翘然”,又是什么的象征。乃是因为它高,乌鸦喜鹊,都只能停在它的半途的木盘上。 —-摘抄至《琐记》
  • 原来我的讲义已经从头到末,都用红笔添改过了,不但增加了许多脱漏的地方,连文法的错误,也都一一订正。 —-摘抄至《藤野先生》
  • 但偏有中国人夹在里边: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捕获,要枪毙了,围着看的也是一群中国人;在讲堂里的还有一个我。 —-摘抄至《藤野先生》
  • 这种欢呼,是每看一片都有的,但在我,这一声却特别听得刺耳。此后回到中国来,我看见那些闲看枪毙犯人的人们,他们也何尝不酒醉似的喝彩,——呜呼,无法可想! —-摘抄至《藤野先生》
  • 他的对于我的热心的希望,不倦的教诲,小而言之,是为中国,就是希望中国有新的医学;大而言之,是为学术,就是希望新的医学传到中国去。 —-摘抄至《藤野先生》
  • 每当夜间疲倦,正想偷懒时,仰面在灯光中瞥见他黑瘦的面貌,似乎正要说出抑扬顿挫的话来,便使我忽又良心发现,而且增加勇气了,于是点上一枝烟,再继续写些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恶痛疾的文字。 —-摘抄至《藤野先生》
  • 天下可恶的人,当初以为是满人,这时才知道还在其次;第一倒是范爱农。中国不革命则已,要革命,首先就必须将范爱农除去。 —-摘抄至《范爱农》
  • 我就不再说下去了,这一点世故是早已知道的,倘我再说出连累我们的话来,他就会面斥我太爱惜不值钱的生命,不肯为社会牺牲,或者明天在报上就可以看见我怎样怕死发抖的记载。 —-摘抄至《范爱农》
  • 夜间独坐在会馆里,十分悲凉,又疑心这消息并不确,但无端又觉得这是极其可靠的,虽然并无证据。 —-摘抄至《范爱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朝花夕拾好词好句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