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春天观后感

过春天观后感
过春天观后感

 《过春天》是由白雪导演、田壮壮监制,由黄尧、孙阳主演的电影作品,入选“中国青年导演扶持计划”,是近年来可以被重新定义的青春文艺片。透过电影海报,我们便可以追随着佩佩的脚步,踏进那片属于她的,本该姹紫嫣红,却断壁残垣的春天。

 影片主要讲述了过境学生佩佩,每天往返于港深之间,由于家庭的支离破碎,为了能和好朋友Jo实现去日本看雪的愿望,一步步沦为“水客”,并与Jo的男友阿豪发生的一系列青春故事。

 本片虽为青年导演作品,但在镜头运用方面,却一改青年导演拘谨的拍摄风格,大胆豪放的拍摄风格成为了本部影片的主要特色。

 佩佩每天下课后往返于港深带货,妈妈是终日以打牌为交际的妇女,爸爸在香港有自己的家庭,作为私生子的佩佩,承受着家庭的不幸,违法带货赚钱也让她内心顶着巨大的恐惧与折磨。所以整部影片拍摄佩佩的镜头多为手持镜头,略有晃动的镜头,摇摆不定的画面恰恰是佩佩内心的真实写照。由于受到过英国的殖民统治,在香港这样一个多年被“无根”情结笼罩的城市,佩佩更像是一只孤独的鲨鱼,却连像鲨鱼一样平静游走的资格都没有。在佩佩通过安检时,跟随佩佩拍摄的摇镜头,也为影片渲染了紧张的氛围,能把把观影人的心情带动起来。可见,镜头语言的正确运用,能为情节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电影色彩对于电影主题及意义都有着独特的价值。青年导演白雪对于影片色调的拿捏与转化都是令人欣喜的。

 阿豪与佩佩面对着面前鱼缸里的小鲨鱼,对佩佩说:“无论发生什么,到最后都只是剩下你自己。”此刻大噪点的白色光晕效果将两人的身影与鲨鱼的身影融为一体,纯净自然,深意无穷。于是,两只孤独的鲨鱼真正相遇了。

 为了把iphone成功地从香港带到深圳赚差价,两人每天奔波于香港深圳的大街小巷。体验着旁人不曾感受过的人生百味。在地域转变的同时,影片色调的转变也是本部影片的高明之处。

 在香港,影片色调多为暖色调,从某种角度来说,影片或许是在向承载了几代人青春的港片时代致敬。鲜明的港韵风情让人觉得好像佩佩就是那个坐在黎明单车后座上的张曼玉。而在深圳,社会制度的不同以及不幸福的家庭带给佩佩的痛苦,通过凝重的冷色调表现的淋漓尽致。一只孤独的鲨鱼没有了另一只鲨鱼的陪伴,连哀嚎都没有了声音。

 而当鲜红色的光线将两个互相给对方身体绑手机的少男少女包围时,青春荷尔蒙渐渐爆发到极致,鲜艳的红色反应着此刻两人内心炙热的温度,而窗外时时流动的黄色光晕又警示着二人克制欲望,这样爱而不得的爱情,却能让人在沉默压抑中,获得宽慰。

 以“水客”为题材的电影罕见,而通过特殊视角反映原生家庭带给人的影响,正是这部电影传达的道义。台湾导演侯孝贤说:“我们要做一个俯瞰人世的旁观者,温暖,但带着距离,所以绝对清醒。”我们的眼睛除了平视或仰视,更多的应该是俯视。俯视疾苦和病痛,俯视角落和夹缝。我们眼中看到的,除了繁华盛景,还应该有世间冷暖。我们应该拥有的除了海纳百川的胸怀,还要有悲天悯人的创作灵魂。

 《过春天》,做到了。

 佩佩问阿豪:“你喜欢鲨鱼啊?”

 阿豪反问佩佩:“你喜欢看雪啊?”

 两人去太平山顶看香港夜景,在鱼缸面前探讨人生,在佩佩受到众人伤害的危机时刻带她离开,在夜晚的香港街头为佩佩煮一碗面吃……都在冒险,都在游离,但彼此之间很微妙的感情,却没有受到一点点金钱、利益、血腥的玷污,就如那场佩佩一直期待的能飘落在香港的雪花一样,洁白动人。

 影片的最后,因为违法走私,佩佩被取保候审,阿豪命运未卜。夕阳西下,佩佩独自一人将Jo小姨家鱼缸里的那条小鲨鱼放回了大海。那一刻,佩佩的脸上露出了纯真的笑容。

 我想,她终于不是一只孤独的鲨鱼了,她游向了大海,没有历险,只有与懂她的那条鲨鱼重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过春天观后感

赞 (4)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