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观后感1000字

奇葩说观后感
奇葩说观后感

《奇葩说》是一档辩论型达人秀节目,参赛选手自由挑选论题进行答辩,两两分组。选手按抽签结果决定出场顺序,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立论、开杠、结辩三项环节,根据现场观众投票结果得出胜负。

《奇葩说》第六季第1期的节目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杨奇函&许吉如这一组合。我想针对他们各自的论点和自己内心的想法来谈一谈“正确的废话,还要说吗?”这一论题。

杨奇函首先提出‘谁来决定一句话是否是废话’,他认为是听的人决定。听者认为这些话无聊、无感,便将它定义为废话。然而话语的价值不应当被否定,存在即有意义,对于说废话的人来讲,废话可能是情感的传递又或是低情商人的一种言语表达。很多人表示听了很多大道理依旧过不好这一生,因此认为道理没有意义、可以舍弃,然而学校的教育、家庭的苦口婆心以及社会的爱心标语无一不在劝告人们要规范行为,如果这些正确的废话没有得到回应或者是效益,难道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吗?试想,如果所有人在讲话时都要三缄其口,那么谁还会在意各自内心的想法?如果世界上再也没有废话的存在,那么话语所传达的温度该多冰冷?

反方许吉如表示不说废话是对自己的要求,不会成为对别人的指责和绑架,在听者的思想观念中已经有一个固定的价值排序,废话对于他们来说毫无用处,更不会为听者带来什么实质上的变化。当听者不屑于反驳我,心理认知上的错觉使我沉浸在自己道德上的优越感中,彼时我将丢失将不仅仅是一句话,还有那个一无所知的自己。

在二轮开杠中,许吉如强调所有的要求都应该先从自己的高标准、严要求出发,当我们讲着废话并安慰自己有这个权力时,我们就永远不会逼迫自己走到那条最正确最好的路上。

在最后的30秒结辩里,许吉如说:“不要讲正确的废话,要讲正确的话。“杨奇函则提出父母对儿女说过的那些废话,在那些话语里面,充斥着的是亲情的牵绊,父母也许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但是他们所有的关心都藏在了废话里。我们没有资格去剥夺他们说废话的权利,更不忍心去要求他们谨小慎微,每次开口都要组织语言,从而试图讲出有价值的话。

对于以上两位优秀的辩论者我不予以评论。下面谈谈我对于该论题的看法。

作为倾听者,当我在某种阶段需要别人正确的废话时,那它就不被称之为“废话“,我会因此而感到有温度,这时我希望别人说正确的废话。而当我开始说正确的废话时,我会自己考量是否要说、什么时候说、你是否需要,也许它没有实质上的意义,但是将我们双方的关系拉近了,你能够切实地感受到我对你的关心,也很欣慰地坦然接受了我这句正确的废话,即使它并没有用,但足够有力!

说正确的废话,很多时候也是一种情商的表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奇葩说观后感1000字

赞 (2)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