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兴衰探源》读后感

国家兴衰探源读后感
国家兴衰探源读后感

考察分利集团对经济社会的影响并分析其作用机理是贯穿本书的鲜明主线。奥尔森把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的最终原因或根源聚焦到分利集团上,因此合乎逻辑的结论是:为了经济社会的发展,必须限制分利集团。作者曼瑟·奥尔森作为公共选择理论的主要奠基者,是当代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

国家兴衰根本原因探寻

当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时,德国和日本的经济业已完全崩溃,背景不同的各国经济学家几乎都认为这两个一贫如洗的国家恐怕连最起码的生存都维持不下去,更不用谈发展了。但西德和日本却出现了经济奇迹,这两个国家的经济不仅在短期内重建并恢复到了战前水平,甚至还进一步超越了过去的水平。法国在二战后也曾濒临武装革命的边缘,再加上对组成人民阵线政府的恐慌,引起了部分资金的外流。然而尽管有连续不断的政治动乱,为什么1970年法国的人均国民收入明显地高于英国,并于西德并驾齐驱呢?自19世纪最后20年以来英国的经济增长率已落在大多数发达国家之后,为什么英国在二战后没有重新崛起呢?

上述兴衰的事例的成因已经在许多分析经济增长要素的文献中得到说明。但奥尔森认为这些论著中并未追溯到造成经济增长的最根本原因。打个比喻说,它们追溯到江河源头的小溪与湖泊,但没有解释注入这些源头的雨水是怎样生成的。同时,它们也没有说明经济发展的渠道是如何被堵塞的——即某些国家的经济增长为何受到阻碍。这就引出了“分利集团”的概念。

分利集团对国家兴衰的影响

何为“分利集团”?顾名思义“分夺利益的团体”,他们只关心自身的利益的增加,毫不理会社会总收益的下降或是“公共损失”。被组建起来的特定社会组织会利用自身的集团优势采取各种手段对政府政策加以影响,从而获取自身的特殊利益也导致了其它没有组织起来的群体的利益受损。正是由于存在大量谋取自身利益的分利集团,才导致一些国家增长的停滞。

奥尔森结合分利集团来阐述国家间的兴衰。首先是英国的衰败。在英国,特殊集团在一个稳定、自由的温床中张牙舞爪,形成一张巨大的利益网。他们通过院外又说活动争取立法或减少某类收入的税收,不仅增加了本阶层的收入,还降低了社会总效率。此外,利益集团所具有的排他性阻碍了技术更新以及资源的流动和配置,从而降低了经济增长率。

其次是西德、日本与法国的兴盛。在西德,希特勒解散了独立的工会以及其他的不同政见的团体。而在二战后随着纳粹的灭亡,在德国特殊利益集团大大减少,从而使得社会总效率的大大提高。在日本,军国主义独裁统治政权消灭了各种左翼组织,并以战争罪名清除了大批财阀。在法国,一次又一次的大变革加深了其意识形态生活中的鸿沟,进一步削弱了该国特殊利益集团的发展。所以,战争、动乱的社会环境削弱了特殊利益集团,在建立了自由和稳定的法律秩序后,其生产就会相当迅速地增长,出现“经济奇迹”。在西欧,共同体的建立带来的各国经济增长,不仅是贸易自由,而且是由于管辖权的统一制约了利益集团。

漏洞与不足

然而笔者认为,奥尔森理论存在一些的漏洞和不足。首先,奥尔森总是用一种简单模型回答所有重大而且复杂的问题。奥尔森在分析分利集团的存在是阻碍社会发展和经济增长的原因时,没有分析促进这些国家经济发展的因素。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奥尔森所强调的分利集团对国家发展的影响实际上只是阻碍国家经济发展的一个因素,而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仅仅通过消灭分利集团就可以实现的解释是难以令人信服的。其次,奥尔森过分强调了分利集团的负面影响,而没有分析其积极作用。他只用分利集团来说明导致国家衰弱的集团性的消极作用,而没有对分利集团的存在对国家经济发展到底有无积极作用进行分析。分利集团的活动在客观上能够起到降低恶性竞争、稳定市场秩序、促进生产等积极作用。奥尔森的集团政治理论单纯地强调分利集团的消极性而忽视其积极性,显然是不科学的,并且就如何消除这一影响也是轻描淡写的。他对此提出的建议是取消对自由贸易活动和生产要素自由流动的干涉,这一建议对缓解乃至消除分利集团消极作用无疑有其合理性。然而并不一定会保证国家的繁荣,因为对社会经济的合理干预会克服自由贸易的缺陷,西方国家历史上的贸易保护在刚刚进入工业化时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奥尔森最后指出采用限制分利集团的法规,不需耗费大量的资源,聪明而坚决的政策本身就能大大增进经济繁荣和社会效益。本书刷新了我陈旧的知识库,给了我一个全新的角度来看待国家间的兴衰。本书所阐明的理论和方法是一种重要而独特的分析经济社会发展问题的理论和方法。它不仅适用于西方各国,而且对研究东方经济社会的发展也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国家兴衰探源》读后感

赞 (4)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