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汪山土库之林则徐与汪山程氏家族》读后感

再现·汪山土库之林则徐与汪山程氏家族读后感
再现·汪山土库之林则徐与汪山程氏家族读后感

在比对两位封疆大吏的治国理政方面的各项奏章和措施后,对当时的地方吏治和管理方面都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林则徐和程矞采都是南方人。他们不仅是同榜进士、同在西南为官,奏折、诗文往来不断。不过从官阶上林则徐大于程矞采。两位在不同年份做了相同的过往仕途生涯。

第一阶段:

1、1820年林则徐为江南道监察御史,1822年程矞采为江南道监察御史。不过在后面矞采历任广西道(1825年)、京畿道(1825年—1826年)监察御史,之后兰州道(1828年—1830年)。

2、林则徐为杭嘉湖道(1820—1821年)、淮海道(1822)。这是在不同地方的工作经历。

第二阶段:

1、林则徐后任江苏按察使(1823年—1824年)、辽宁布政使(1824年)、陕西按察使(1827年)、湖北布政使(1830年)、湖南布政使(1830年)。

2、程矞采后任甘肃按察使(1830年)、广东按察使(1830年—1832年)、浙江布政使(1832年—1836年,1838年—1839年)、江苏布政使(1839年,1841年—1842年)、广西布政使(1841年)

第三阶段:

1、林则徐任河东河道总督(1831—1832年)、江苏巡抚(1832—1837年)

2、程矞采任江苏巡抚(1842年—1843年)、山东巡抚(1843年)、漕运总督(1846年—1847年)、云南巡抚(1847年到1850年)

第四阶段:

1、林则徐任湖广总督(1837年——1839年)、钦差大臣(1838年—1840年)、两广总督(1840年)、云贵总督(1847年)

2、程矞采任湖广总督(1830年—1853年)

根据上述两位都在道光年间基本上为清朝尽心尽责,相信政绩有目共睹。在诸多行述、奏折、家书都呈现在我们面前。当然其中不包括二次复职,如林则徐钦差大臣(1850年),程矞采江苏巡抚(1841年),不在此赘述。还有仕途中署理部分未列入,还有其他职位如林则徐编修、考官、盐运使、盐政、兵部侍郎、兵部尚书衔、太子太保……程矞采军机章京、礼部主事、祠祭司郎中、稽察太平仓、户科给事中……

准确概括他们在入仕、仕途、出仕(致仕、官员退休)三阶段,为官历程由光辉和黯淡两面组成。他们可谓诗文同僚,又经历疆臣(废员),当然还要细数如地方的工作能力。

道光二十三年,江苏巡抚程矞采偕同两广总督祁贡上奏言:“虎门炮台既修,必须重兵防守。请仿屯田法,按田肥瘠,每夫酌授六七亩,队长略增,约得屯兵两千,各台外阡陌纵横,即可阻敌船冲突……”

道光二十七年,云南巡抚程矞采偕同新任云贵总督林则徐调兵进剿,平息汉回民族之争。

咸丰二年咸丰帝以程矞采“除暴安良、克膺疆寄”,下吏部议叙,加兵部尚书、都察院右都御史,诰授“光禄大夫”。

这几方面可以看出,程矞采处理防夷、民族、漕粮、治水、张格尔叛乱、募勇、捐银、官员考评等方面都守治有责。林则徐在考场整肃、抗夷、审判、赈济、开垦、硝烟、选才等方面皆树立典范。

当拜读汪山土库府第文化研究会程实秘书长的新作可知,在进士碑上留下了同榜之名,也留下了上下级的地方管理的责任。尤其对嘉庆二十一年程楙采中举人时(林则徐当时是江西乡试副考官),矞采胞弟即程楙采的父亲给他三弟的一席御寒话。笏堂公对即将赴京的楙采说:“北地风霜,非此不足御寒。”脱下羊毛袄配上原一件棉袍的故事动容。当时在考前,即1816年8月1日(嘉庆二十一年闰六月初十),林则徐离开翰林院,赴南昌任考官。他的父亲林宾日得知后,特致信元抚,要公正考试。林则徐在后来记述对自己考官的工作态度:“则徐典试江西,府君自以踲于场屋,倍知科举之难,屡谕衡文当慎之又慎。已荐之卷,首场三艺当通阅到底,遂篇分评;未荐之卷,亦必逐卷有朱笔批点。”

在读后感中,“飞饬”二字既是第一时间对收到消息后改林则徐流放为河东治水效力的喜悦,又感怀彼此的好友关系至深。1846年是林则徐和程矞采官场相处的关键年。程矞采的上级是林则徐,而论年长,矞采比则徐大两岁,所以彼此忠心理政,清正廉洁。如果说“清慎勤”成为程氏三兄弟的居官之要,那么林则徐对治理边陲三年来也总结来五个字,缺一不可。他说:“公勤仁明威”,守法能公,勤则可以消弥小祸。唯有大吏,才可以做到“仁、明、威”三者兼具,使众心翕服。

1841年7月13日,林则徐接到被流放远戍伊犁的谕令,1842年12月10日到达戍所惠远城,这时他已经58岁高龄。对于西陲边防,草木不生的塞外,纵然北风呼啸,飞沙走石,他却以诗言志:“扬沙翰海行犹滞”表达远行,最后终于到达终点站伊犁城。他在这戍边垦荒、引水灌溉、泥沙清理、凿地为泉……1845年12月4日,在哈密接旨获释的消息。而几年后,道光皇帝有遣戍谪官程矞采至伊犁。风尘仆仆、顶风冒雪、风沙滚滚、翻山越岭……我不知道他历经沉浮,落差之大,当时更是皓白之身,古稀之苦,苦至道光二十年的仕途生涯。他的迁谪至此咸丰三年(1853年),到咸丰七年(1857年)获释,五年时间如程实秘书长所言,咸丰七年闰五月初三日,伊犁将军扎拉芬泰、咸丰七年七月二十六日钦差大臣胜保向咸丰帝求情的奏折或题本,如同当时地广人稀的主政伊犁将军布彦泰、参赞大臣庆昌对林则徐的一番敬畏或共事。在改变山北沃壤的责任上都贡献着年华,这也是回到戍卒的状态一样,苦行西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再现·汪山土库之林则徐与汪山程氏家族》读后感

赞 (3)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