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庄子有感1000字

读庄子有感
读庄子有感

读庄挑战阅读经验,现代文的阅读经验不但不管用,而且还可能成为方法性障碍。

庄子和现代文章差别很大:

其一,庄子自然段往往没有主题,难以归纳。现在的文章,自然段往往是一个主题,甚至都有一个主题句,读了主题句,整个段落不读大意也能了解。而且,现代文章,自然段中的句子一般都是在一条线上递进,层层深入,但大同小异。我们读上面可以知道后面会说什么,前后句子的理解可以互相借鉴。但是,庄子中相当多的段落,句子之间跳跃性巨大,前句不搭后句,不连贯,没有显著关系,很难串起来,无法归纳、综合到一切,理解上也不能上下启发。比如,《养生主》: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

其二,庄子的自然段,语言、信息、思想太多太杂,多得杂得形成压力,超越承受限度。庄子语言优美,创造性巨大,消化语言需要精气神;信息丰富奇特,消化信息需要精气神;思想犀利深刻,消化思想需要精气神。三者叠加,我们精气神达不到,因此阅读常常很辛苦。阅读可能是有“功率”的,我们功率可能是一马力,而读庄子,需要十马力。比如,《齐物论》:大知闲闲,小知间间;大言炎炎,小言詹詹。其寐也魂交,其觉也形开。与接为搆,日以心斗。……

第三,句子无连词,确定句子结构、分句关系,歧义性太大,众说纷纭。现代语言多有明确的连词,分句关系一清二楚。而庄子因为无连词,阅读要不断去研究、猜测,步步有坎,十分晦涩。比如,《知北游》:泰清以之言也问乎无始曰:“若是,则无穷之弗知与无为之知,孰是而孰非乎?”无始曰:“不知深矣,知之浅矣;弗知内矣,知之外矣。”“不知深矣”是一句话还是两句话?从句子本身说不清。

第四,句子的表层意思似乎清楚,但深层意思是什么不清楚。读完了,仍不明白什么用意,句子放这做什么。如《庚桑楚》:且夫二子者,又何足以称扬哉!是其于辩也,将妄凿垣墙而殖蓬蒿也;简发而栉,数米而炊,窃窃乎又何足以济世哉!“将妄凿垣墙而殖蓬蒿也”,直接的语义似乎明白,但用意却费解。

第五,庄子写作逻辑、思维密码破译不出来,因此不懂为什么这样写,对句子理解还是膈膜。如《逍遥游》:“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为什么在这里要说“天之苍苍,其正色邪?”

因为这些,读庄子,读完了,如有人问:说一说,书里“说的是什么,什么意思?”只能干嘎巴嘴,回答不了——把一个自然段的意思提取出来,用一句话概括起来,很难做到。

庄子的文字、信息和思想,超出阅读经验,和以往学习经历出入太大。我们很难读了庄子,把它“同化”(皮亚杰的概念,指一般的学习,新知识纳入老知识),把庄子消化进已有知识中;而只能相反,顺化,调整我们的旧知识,往庄子上靠。但是,我们和庄子差的太远,庄子虽然两千多岁,但却是全新的,独立于以往的知识、知识结构、话语体系,被他顺化,谈何容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读庄子有感1000字

赞 (2)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