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本》读后感1000字

山本读后感
山本读后感

《山本》这本书是在2018年4月出版的,很些人读到书名可能觉得有日本风味更有甚者联想到山本五十六这个二战战犯,就彻底的抛弃了。其实这只是一种错觉,最先这本书叫《秦岭志》,但与之前的《秦腔》有些重复,所以就改了现在《山本》这个名字,“山本,山的本来,写山的一本书,”,这都是本书后记中贾平凹先生的原话。

书中写的还是最熟悉的秦岭,一个叫涡镇的地方,由女主人公陆菊人偶然听到自已家的三分胭脂地是“能出官人”的风水宝地为开端,但却阴差阳错地被公公送给了井宗秀安葬了父亲,从此井宗秀开始了在涡镇呼风唤雨的日子,成为一方统领,使涡镇繁荣昌盛。但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乱世里,军阀混战、匪盗横行,有秦岭游击队,也有政府军、地方保安团,各方势力弱肉强食,人命如草芥,暴力是王法,涡镇最终还是没能成为乱世中的“桃花源”,最终被打破成为废墟……具体的情节有兴趣大家可以走看,这里就不多赘述了。

其中陆菊人是贾平凹安插在书中的一个眼线,他亲历着所有世事,但又如同一个局外人旁观,用内心的独白说出了作者的想法。而另一个人物是麻县长,这可以理解为是作者自己的化身,一个安份守已,想为民请命的人,但在势力角逐中成傀儡,也就释然专情于草木野兽,撰写一本《秦岭风物志》。

那么,作者要表达些什么呢?贾平凹先生在这本著作中明显不是单纯的写人或者写事,似乎有着更高的情怀寄托,作品的庄严、肃穆让人读来有种空虚感,那种敬畏和悲悯让人无奈找不到发泄点。直到有人诋毁说贾先生“修佛快成魔”了,我才想起了他之前写的散文《残佛》,感觉才找到了源头:这部作品蕴含着佛理,有着大慈大悲,更有对人本身的拷问。

涡镇暗示着欲海,就像镇上的那个漩涡,不管扔进金银、饭食、尸体任何东西都能迅速的吞没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冷静客观地讲述着人性的不堪和残忍,在风云变幻中各色人物的不同命运,不论功过对错,随着涡镇的繁荣而繁荣,随着涡镇的败落而败落,就像小说结尾安仁堂的大夫陈先生,“一堆尘土也就是秦岭的一堆尘土么”。涡镇最终成了一堆尘土,生活在这上面的人也成了一堆尘土。

68岁的贾平凹借《山本》这本书表达自己对人生的认识,也对于佛学的理解,想达到一种无挂碍、无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的境界。但是却无法到达,像他在自序中写的那样“《山本》没有包装,没有面具,一只手表的背面故意暴露着那些转动的齿轮,我写的不管是非功过,只是我知道了我骨子里的胆怯、慌张、恐惧、无奈和一颗脆弱的心。我需要书中那个铜镜,需要那个瞎了眼的郎中陈先生,需要那个庙里的地藏菩萨。”

很庆幸贾平凹先生的写作没有脸谱化,没有功利化,他还是一如即往的遵循着自己的内心,为自己写作,从不取悦他人,也符合了一个文人该有的风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山本》读后感1000字

赞 (2)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