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词话读后感1000字

人间词话读后感
人间词话读后感

在本次假期中,我终于静下心来细细品读《人间词话》,这其中我不但再次学习到了有我之境无我之境,以及读者熟悉的三种境界,感悟更多的的是王国维的真性情以及他的单纯又执着的爱,这强烈地感染着我。正是这位国学大师的坚持,开创了美学批判之风气,使之在词论界里始终被奉为圭臬,并使中国古典诗词在中国文学史上站成了永恒。

《人间词话》中,王国维曾言:“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五代、北宋之词所以独绝者在此。”不难看出,《人间词话》中王国维认为,品读或者评论诗词最看重的是其境界,这在中国传统美学史上具有深远意义。他将此条列为第一,足见他对“境界”这一美学范畴的重视,同时也可看出他将“境界”作为自己的美学思想的核心内涵。

同时《人间词话》书中,另一处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王国维曾言:“白仁甫《秋夜梧桐雨》剧,沉雄悲壮,为元曲冠冕。然所作《天籁词》,粗浅之甚,不足为稼轩奴隶。岂创者易工,而因者难巧欤?抑人各有能有不能也?读者观欧、秦之诗远不如词,足透此中消息。”

在这一则中,王国维从一时代、一作家、一文体的多维角度来诠释“一代有一代之文学”的观念。王国维提到元朝散曲成就可观,而词体委靡。在元朝,散曲家可以在创作中重造唐人绝句妙境,但词人却无法做到,因为词体已经到了无法挽救的衰落时期。王国维以白朴为例,其杂剧《梧桐雨》写得美轮美奂,以浓郁的抒情色彩、醇厚的诗味和华美的文辞被人称之为诗剧。但是,有此创作才华的白朴在其词集《天籁集》中却失去了神采——其词极其粗浅,连给辛弃疾的做奴仆都不够格,从一代看,如此,从一人看,也是如此,人各有所能有所不能。 

 这不禁让我想到最近的肺炎疫情,对于我们大多数人而言,我们不能去前线治病救人,这是我们所不能,但我们可以待在家中,为政府部门,为城市,为国家减轻负担,互相鼓励,用爱筑起城堡;而奋战在一线的医生护士等等,他们在与时间赛跑,用责任和大爱与能力扛起这个国家。不添乱是我们能够做到的,勤洗手,戴口罩,多通风,不恐慌,不造谣。我也相信每个人都尽自己所能,举全国之力,我们一定能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取胜。

这由几十条短句组成的著作,仿佛珠玉之声,在每一位爱词者的耳畔轻奏。 也许若干年后再次翻开它又是另一番心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人间词话读后感1000字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