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好词好句

呐喊好词摘抄:

丝缕、踌躇、无可告语、毫无边际、无可措手、不知其所以然、一发不可收、青面獠牙、一模一样、与众不同、鬼鬼祟祟、颓唐不安、三三两两、置之度外、与众不同、恭恭敬敬、无精打采、一臂之力、自告奋勇、生龙活虎、死心塌地、七手八脚、朦朦胧胧、踉踉跄跄,七歪八斜、耳闻目睹、装腔作势、自讨苦吃、飞黄腾达、自作自受、无思无虑、不通世故、自言自语、斑驳陆离、踪影全无、微乎其微、一望无际、无话可说、无关紧要、聊以自慰、塞翁失马安知非福、气喘吁吁、身不由己、战战兢兢、自食其力、沁人心脾

呐喊好句好段摘抄:

晚上总是睡不着。凡事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摘抄至《狂人日记》

他们会吃人,就未必不会吃我。 —-摘抄至《狂人日记》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 —-摘抄至《狂人日记》

其实我岂不知道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无非借了看脉这名目,揣一揣肥瘠:因这功劳,也分一片肉吃。我也不怕;虽然不吃人,胆子却比他们还壮。 —-摘抄至《狂人日记》

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摘抄至《狂人日记》

有了四千年吃人履历的我,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人! —-摘抄至《狂人日记》

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之乎者也之类,一些不懂了。 —-摘抄至《孔乙己》

孔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碟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 —-摘抄至《孔乙己》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摘抄至《孔乙己》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 —-摘抄至《孔乙己》

一个还回头看他,样子不甚分明,但很像久饿的人见了食物一般,眼里闪出一种攫取的光。 —-摘抄至《药》

他的精神,现在只在一个包上,仿佛抱着一个十世单传的婴儿,别的事情,都已置之度外了。 —-摘抄至《药》

再往上仔细看时,却不觉也吃一惊;——分明有一圈红白的花,围着那尖圆的坟顶。 —-摘抄至《药》

微风早经停息了;枯草支支直立,有如铜丝。一丝发抖的声音,在空气中愈颤愈细,细到没有,周围便都是死一般静。 —-摘抄至《药》

单四嫂子是一个粗笨女人,不明白这“但”字的可怕:许多坏事固然幸亏有了他才变好,许多好事也因为有了他都弄糟。 —-摘抄至《明天》

宝儿的呼吸从平稳变到没有,单四嫂子的声音也就从呜咽变成号咷。 —-摘抄至《明天》

太大的屋子四面包围着他,太空的东西四面压着他,叫他喘气不得。 —-摘抄至《明天》

那时候,真是连纺出的棉纱,也仿佛寸寸都有意思,寸寸都活着。 —-摘抄至《明天》

我这时突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他满身灰尘的后影,刹时高大了,而且愈走愈大,须仰视才见。而且他对于我,渐渐的又几乎变成一种威压,甚而至于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 —-摘抄至《一件小事》

风全住了,路上还很静。我走着,一面想,几乎怕敢想到我自己。 —-摘抄至《一件小事》

独有这一件小事,却总是浮在我眼前,有时反更分明,教我惭愧,催我自新,并且增长我的勇气和希望。 —-摘抄至《一件小事》

太阳收尽了他最末的光线了,水面暗暗地回复过凉气来;土场上一片碗筷声响,人人的脊梁上又都吐出汗粒。 —-摘抄至《风波》

七斤将破碗拿回家里,坐在门槛上吸烟;但非常忧愁,忘却了吸烟,象牙嘴六尺多长湘妃竹烟管的白铜斗里的火光,渐渐发黑了。 —-摘抄至《风波》

现在的七斤,是七斤嫂和村人又都早给他相当的尊敬,相当的待遇了。 —-摘抄至《风波》

他们都在社会的冷笑恶骂迫害倾陷里过了一生;现在他们的坟墓也早在忘却里渐渐平塌下去了。 —-摘抄至《头发的故事》

我于是不穿洋服了,改了大衫,他们骂得更利害。 —-摘抄至《头发的故事》

再见!请你恕我打搅,好在明天便不是双十节,我们统可以忘却了。 —-摘抄至《头发的故事》

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篷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 —-摘抄至《故乡》

这时候,我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这少年便是闰土。 —-摘抄至《故乡》

阿!闰土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他们不知道一些事,闰土在海边时,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见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 —-摘抄至《故乡》

老屋离我愈远了;故乡的山水也都渐渐远离了我,但我却并不感到怎样的留恋。我只觉得我四面有看不见的高墙,将我隔成孤身,使我非常气闷;那西瓜地上的银项圈的小英雄的影像,我本来十分清楚,现在却忽地模糊了,又使我非常的悲哀。 —-摘抄至《故乡》

然而我又不愿意他们因为要一气,都如我的辛苦展转而生活,也不愿意他们都如闰土的辛苦麻木而生活,也不愿意都如别人的辛苦恣睢而生活。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 —-摘抄至《故乡》

我想到希望,忽然害怕起来了。 —-摘抄至《故乡》

阿Q站了一刻,心里想,“我总算被儿子打了,现在的世界真不像样……”于是也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走了。 —-摘抄至《阿Q正传》

很白很亮的一堆洋钱!而且是他的——现在不见了!说是算被儿子拿去了罢,总还是忽忽不乐;说自己是虫豸罢,也还是忽忽不乐:他这回才有些感到失败的苦痛了。 —-摘抄至《阿Q正传》

有人说:有些胜利者,愿意敌手如虎,如鹰,他才感得胜利的欢喜;假使如羊,如小鸡,他便反觉得胜利的无聊。又有些胜利者,当克服一切之后,看见死的死了,降的降了,“臣诚惶诚恐死罪死罪”,他于是没有了敌人,没有了对手,没有了朋友,只有自己在上,一个,孤另另,凄凉,寂寞,便反而感到了胜利的悲哀。然而我们的阿Q却没有这样乏,他是永远得意的:这或者也是中国精神文明冠于全球的一个证据了。 —-摘抄至《阿Q正传》

他的学说是:凡尼姑,一定与和尚私通;一个女人在外面走,一定想引诱野男人;一男一女在那里讲话,一定要有勾当了。为惩治他们起见,所以他往往怒目而视,或者大声说几句“诛心”。 —-摘抄至《阿Q正传》

他们问阿Q,阿Q爽利的答道,“因为我想造反。” —-摘抄至《阿Q正传》

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但这可恶的笔不但很沉重,并且不听话,刚刚一抖一抖的几乎要合缝,却又向外一耸,画成瓜子模样了。 —-摘抄至《阿Q正传》

而这回他又看见从来没有见过的更可怕的眼睛了,又钝又锋利,不但已经咀嚼了他的话,并且还要咀嚼他皮肉以外的东西,永是不近不远的跟他走。 —-摘抄至《阿Q正传》

这时他其实早已不看到什么墙上的榜文了,只见有许多乌黑的圆圈,在眼前泛泛的游走。 —-摘抄至《白光》

空中青碧到如一片海,略有些浮云,仿佛有谁将粉笔洗在笔洗里似的摇曳。月亮对着陈士成注下寒冷的光波来,当初也不过像是一面新磨的铁镜罢了,而这镜却诡秘的照透了陈士成的全身,就在他身上映出铁的月亮的影。 —-摘抄至《白光》

但今天铁的光罩住了陈士成,又软软的来劝他了,他或者偶一迟疑,便给他正经的证明,又加上阴森的催逼,使他不得不又向自己的房里转过眼光去。 —-摘抄至《白光》

现在社会上时髦的都通行骂官僚,而学生骂得尤利害。然而官僚并不是天生的特别种族,就是平民变就的。现在学生出身的官僚就不少,和老官僚有什么两样呢? —-摘抄至《差不多》

待到凄风冷雨这一天,教员们因为向政府去索欠薪,在新华门前烂泥里被国军打得头破血出之后,倒居然也发了一点薪水。 —-摘抄至《差不多》

只是每到这些时,他又常常喜欢拉上中国将来的命运之类的问题,一不小心,便连自己也以为是一个忧国的志士:人们是每苦于没有“自知之明”的。 —-摘抄至《差不多》

方玄绰也毫不为奇,毫不介意,因为他根据了他的“差不多说”,知道这是新闻记者还未缺少润笔。 —-摘抄至《差不多》

那时他惘惘的走过稻香村,看见店门口竖着许多斗大的字的广告道“头彩几万元”,仿佛记得心里也一动,或者也许放慢了脚步的罢,但似乎因为舍不得皮夹里仅存的六角钱,所以竟也毅然决然的走远了。 —-摘抄至《差不多》

这应该是真实的,但在我却未曾感得;我住得久了,“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只以为很是嚷嚷罢了。然而我之所谓嚷嚷,或者也就是他之所谓寂寞罢。 —-摘抄至《鸭的喜剧》

现在又从夏末交了冬初,而爱罗先珂君还是绝无消息,不知道究竟在哪里了。 —-摘抄至《鸭的喜剧》

两岸的豆麦和河底的水草所发散出来的清香,夹杂在水气中扑面的吹来;月色便朦胧在这水气里。淡黑的起伏的连山,仿佛是踊跃的铁的兽脊似的,都远远地向船尾跑去了,但我却还以为船慢。 —-摘抄至《社戏》

月还没有落,仿佛看戏也并不很久似的,而一离赵庄,月光又显得格外的皎洁。 —-摘抄至《社戏》

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戏了。 —-摘抄至《社戏》

假使造物也可以责备,那么,我以为他实在将生命造得太滥了,毁得太滥了。 —摘抄至《兔和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呐喊好词好句

赞 (4)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