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好词好句

水浒传好词:

德薄才疏、垂首丧气、啧啧称赞、远亲不如近邻、藏踪蹑迹、路见不平、四平八稳、人山人海、自取罪戾、坐卧不安、眼疾手快、七上八下、两相情愿、鬼哭神惊、彻里至外、别出心裁、色胆如天、徇私作弊、一帆顺风、弃邪归正、民穷财尽、烧眉之急、屁滚尿流、走头无路、真才实学、压肩迭背、成团打块、忘恩失义、三分像人,七分似鬼、捏脚捏手、狗血淋头、大呼小喝、搬口弄舌、七横八竖、漫天遍地、指手画脚、一帆顺风、一马当先、腥风血雨、人困马乏、口出狂言、风行雷厉、贩夫皂隶、从长计较、不打不相识、回生起死、深根固蒂、壮气凌云、以礼相待、似漆如胶、相机行事、有眼不识泰山、悬肠挂肚、踉踉跄跄、观形察色、独出心裁、不世之业、积草屯粮、螳螂黄雀、众虎同心

水浒传好句好段: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当取不取,过后莫悔。

万迭流岚鳞次密,数峰连峙雁成行,岭颠崖石如城郭,插天云木绕苍苍。

吃饭防噎,行路防跌。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

相貌语言,南北东西虽各别;心情肝胆,忠诚信义并无差。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

得之易,失之易;得之难,失之难。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身虽百死而无怨,具怀忠义笑问天。

用仁义以治天下,公赏罚以定干戈。

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平生未有入绿林之志而入绿林,平生不敢有遇公明之愿而遇公明。

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

云遮峰顶,日转山腰;嵯峨仿佛接天关,崒嵂参差侵汉表,岩前花木舞春风,暗吐清香;洞口藤萝皮披宿雨,倒悬嫩线,飞云瀑布,银河影浸月光寒;峭壁苍松,铁脚铃摇龙尾动,山根雄峙三千界,峦势高擎几万年。

林冲听得三个人时,一个是差拨,一个是陆虞侯,一个是富安。 自思道:“天可怜见林冲!若不是倒了草厅,我准定被这厮们烧死了。”轻轻把石头掇开,挺着花枪,大喝一声“泼贼哪里去!”三个人都急要走时,正走不动。林冲喝道:“泼贼,我自来又和你无甚么冤仇,你如何这等害我?正是杀人可恕,情理难容。”陆虞侯告道:“不干小人事,太尉差遣,不敢不来;”林冲骂:“奸贼,我与你自幼相交,今日倒来害我,怎不干你事?且吃我一刀!”把陆谦上身衣服扯开,把尖刀向心窝里只一剜,将心肝提在手里。回头看时,差拨正爬将起来要走。林冲:“你这厮原来也恁的歹!且吃我一刀。”又早把头割下来,挑在枪上。回来,把富安、陆谦头都割下来;把尖刀插了,将三个人头发结作一处,提入庙里来,都摆在山神面前供桌上,再穿了白布衫,系了搭膊,把毡笠子带上,将葫芦里冷酒都吃尽了。被与葫芦都丢了不要,提了枪,便出庙门投东去。林冲道:“你们快去救应,我去报官了来。”

一双手浑如铁棒,两只眼有似铜铃,面上虽有些笑容,眉间却带着杀气,能生横祸,善降非灾,拳打来,狮子心寒;脚踢处,蛇丧胆,何处觅行瘟使者,只此是短命二郎。

失群的孤雁,趁月明独自贴天飞;漏网的活鱼,乘水势翻身冲浪跃。不分远近,岂顾高低。心忙撞倒路行人,脚快有如临阵马。

凤落荒坡,尽脱浑身羽翼;龙居浅水,失却领下明珠,蜀王春恨啼红,宋玉悲秋怨绿,吕虔亡所佩之刀,雷焕失丰城之剑,好似蛟龙缺云雨,犹如舟楫少波涛,奇谋勾引来山寨,大展擒王铁马蹄。

青松屈曲,翠柏阴森。门悬敕额金书,户列灵符玉篆。虚皇坛畔,依稀垂柳名花;炼药炉边,掩映苍松老桧。左壁厢天丁力士,参随着太乙真君;右势下玉女金童,簇捧定紫微大帝。披发仗剑,北方真武踏龟蛇;趿履顶冠,南极老人伏龙虎。前排二十八宿星君,后列三十二帝天子。阶砌下流水潺。墙院后好山环绕。鹤生丹顶,龟长绿毛。树梢头献果苍猿,莎草内衔芝白鹿。三清殿上,击金钟道士步虚;四圣堂前,敲玉罄真人礼斗。献香台砌,彩霞光射碧琉璃;召将瑶坛,赤日影摇红玛瑙。早来门外祥云现,疑是天师送老君。

且说这端王来王都尉府中赴宴,都尉设席,请端王居中坐定,都尉对席相陪。酒进数杯,食供两套,那端王起身净手,偶来书院里少歇,猛见书案上一对儿羊脂玉碾成的镇纸狮子,极是做得好,细巧玲珑。端王拿起狮子,不落手看了一回道:“好!”王都尉见端王心爱,便说道:“再有一个玉龙笔架,也是这个匠人一手做的,却不在手头,明日取来,一并相送。”端王大喜道:“深谢厚意,想那笔架,必是更妙。”王都尉道:“明日取出来,送至宫中便见。”端王又谢了。两个依旧入席,饮宴至暮,尽醉方散。端王相别回宫去了。

头戴朱红漆笠,身穿绛色袍鲜,连环铠甲兽吞肩,抹绿战靴云嵌,凤翅明盔耀日,狮蛮宝带腰悬,狼牙混棍手中拈,凛凛英雄罕见。

说时迟,那时快;武松见大虫扑来,只一闪,闪在大虫背后。那大虫背后看人最难,便把前爪搭在地下,把腰胯一掀,掀将起来。武松只一闪,闪在一边。大虫见掀他不着,吼一声,却似半天里起个霹雳,振得那山冈也动,把这铁棒也似虎尾倒竖起来只一剪。武松却又闪在一边。原来那大虫拿人只是一扑,一掀,一剪;三般捉不着时,气性先自没了一半。那大虫又剪不着,再吼了一声,一兜兜将回来。 武松见那大虫复翻身回来,双手轮起哨棒,尽平生气力,只一棒,从半空劈将下来。只听得一声响,簌簌地,将那树连枝带叶劈脸打将下来。定睛看时,一棒劈不着大虫,原来打急了,正打在枯树上,把那条哨棒折做两截,只拿得一半在手里。那大虫咆哮,性发起来,翻身又只一扑扑将来。武松又只一跳,却退了十步远。那大虫恰好把两只前爪搭在武松面前。武松将半截棒丢在一边,两只手就势把大虫顶花皮胳嗒地揪住,一按按将下来。那只大虫急要挣扎,被武松尽力气捺定,那里肯放半点儿松宽。

香焚宝鼎,花插金瓶。仙音院竞奏新声,教坊司频逞妙艺。水晶壶内,尽都是紫府琼浆;琥珀杯中,满泛着瑶池玉液。玳瑁盘堆仙桃异果,玻璃碗供熊掌驼蹄。鳞鳞脍切银丝,细细茶烹玉蕊。红裙舞女,尽随着象板鸾箫;翠袖歌姬,簇捧定龙笙凤管。两行珠翠立阶前,一派笙歌临座上。

且说东京开封府汴梁宣武军,一个浮浪破落户子弟,姓高,排行第二,自小不成家业,只好刺枪使棒,最是踢得好脚气毬,京师人口顺,不叫高二,却都叫他做高毬。后来发迹,便将气毬那字去了毛傍,添作立人,便改作姓高,名俅。这人吹弹歌舞,刺枪使棒,相扑顽耍,亦胡乱学诗、书、词、赋。若论仁、义、礼、智、信、行、忠、良,却是不会,只在东京城里城外帮闲。因帮了一个生铁王员外儿子使钱,每日三瓦两舍,风花雪月,被他父亲开封府里告了一纸文状,府尹把高俅断了二十脊杖,迭配出界发放,东京城里人民不许容他在家宿食。高俅无计奈何,只得来淮西临淮州,投奔一个开赌坊的闲汉柳大郎,名唤柳世权。他平生专好惜客养闲人,招纳四方干隔涝汉子。高俅投托得柳大郎家,一住三年。

智深、史进把这丘小乙、崔道成两个尸首都缚了,撺在涧里。两个再打入寺里来,香积厨下那几个老和尚,因见智深输了去,怕崔道成、丘小乙来杀他,已自都吊死了。智深、史进直走入方丈后角门内看时,那个掳来的妇人投井而死。直寻到里面八九间小屋,打将入去,并无一人。只见包裹已拿在彼,未曾打开。鲁智深见有了包裹,依原背了。再寻到里面,只见床上三四包衣服,史进打开,都是衣裳,包了些金银,拣好的包了一包袱,背在身上。寻到厨房,见有酒有肉,两个都吃饱了。灶前缚了两个火把,拨开火炉,火上点着,焰腾腾的先烧着后面小屋,烧到门前;再缚几个火把,直来佛殿下后檐,点着烧起来。凑巧风紧,刮刮杂杂地火起,竟天价烧起来。智深与史进看着,等了一回,四下火都着了。二人道:“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俺二人只好撒开。”

钟楼倒塌,殿宇崩摧。山门尽长苍苔,经阁都生碧藓。释迦佛芦芽穿膝,浑如在雪岭之时;观世音荆棘缠身,却似守香山之日。诸天坏损,怀中鸟雀营巢;帝释欹斜,口内蜘蛛结网。没头罗汉,这法身也受灾殃;折臂金刚,有神通如何施展。香积厨中藏兔穴,龙华台上印狐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读书笔记 » 水浒传好词好句

赞 (4)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